关于真人秀节目的电影(月亮真人秀节目是什么电影)

10月29日,湖南卫视官宣2022综艺片单。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在“新品综艺”一栏中,出现了两个大家再熟悉不过的名字:《天天向上》和《快乐大本营》(以下简称《快本》)。 时间回到二十天前...

10月29日,湖南卫视官宣2022综艺片单。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在“新品综艺”一栏中,出现了两个大家再熟悉不过的名字:《天天向上》和《快乐大本营》(以下简称《快本》)。

播出24年,是时候与它说再见了?

时间回到二十天前。在网友发现《快乐大本营》从湖南卫视的排播节目单中悄然消失后,湖南卫视通过官博回应,称《快乐大本营》与《天天向上》都将升级改版。

播出24年,是时候与它说再见了?

然而比起《天天向上》,《快乐大本营》的革新程度显然大得多。在此次发布的片单海报中,“快本”甚至尚未有一张完整的概念图片,仅标明了制作团队。

播出24年,是时候与它说再见了?

当日举办的湖南卫视“内容营销共享会”上,首次公布了《快本》全新的“升级改版方案”,主要内容包括引入虚拟形象“小漾”,价值定位“挖掘艺能”,邀请的嘉宾涵盖演艺明星、体坛明星、艺术家、演艺团体等。至于是否沿用“快乐家族”主持团队,方案中则并未提及。

播出24年,是时候与它说再见了?

改版节目不仅明显削弱了娱乐向、明星相关的内容,形式上亦与原版的《快本》相去甚远,可以说是一档全新的作品。大刀阔斧的改动难免令人慨叹,那档在电视荧屏上奇迹般地存活了24年的国民综艺,终于要成为历史了吗?

01 《快本》为何停播?

湖南卫视的《快乐大本营》在1997年开播之初由李湘、李兵搭档主持,后来男主持由海波担任,1998年又换成何炅。

播出24年,是时候与它说再见了?

1999年,李维嘉以外景主持的身份加入,与李湘、何炅二人形成“铁三角”。2004年,核心人物李湘的离开让节目受到较大影响,后来加入的谢娜与维嘉一度面临“淘汰”,身份退为“嘉宾主持”。

2006年,在《闪亮新主播》中获得冠亚军的杜海涛和吴昕与“炅娜嘉”三人组成“快乐家族”主持团队,同时也打开了节目的新局面:以嘉宾访谈和组队游戏为主要形式,根据每期的主题与嘉宾设计不同的环节。

播出24年,是时候与它说再见了?

何炅、谢娜等人的主持风格欢快、有梗,在他们的带动下,嘉宾的言行也能放得开,使节目整体氛围轻松、解压,受到广大观众的青睐。《快本》逐渐成为现象级的国民综艺,揽下收视第一如家常便饭,“王牌节目”的强势地位无人能及。

多年来,《快本》不仅玩火了“谁是卧底”“舞蹈传真”等小游戏,更成了艺人团队最喜闻乐见的宣传期打卡点。在其他真人秀上要价颇高的明星,上《快本》几乎不收劳务费。

而在粉丝心中,爱豆登上《快本》的舞台不仅是多了一次展示艺能的机会,更是一种“走红实绩”。微博上总是能见到明星录制快本的“上下班物料”:大批粉丝蹲守在湖南广电大楼门口,为爱豆的“快本之行”应援造势。

播出24年,是时候与它说再见了?

然而自清朗行动展开后,关于“快本停播”的说法就频频出现,直到10月9日官宣的“升级改版”,才证实了此前的传言并非空穴来风。

那么,国产综艺常青树《快本》究竟为何突然下线?在近期国家对娱乐影视行业的一系列整改措施中,我们不难发现原因。

就在湖南卫视公布《快本》全新方案的29日当天,中央宣传部、国家广电总局就卫视频道存在的过度娱乐化、追星炒星等问题,对上海、江苏、浙江、湖南四家电视台进行约谈——或许,这才是将《快本》停播整改的根本原因。

播出24年,是时候与它说再见了?

与之对应的是近期,湖南卫视也将其自2004年确立的“快乐中国”品牌口号改为了“青春中国”,这意味着近20年的“娱乐立台”定位受到了冲击。从官博发公布的Q4节目单来看,综艺节目“去娱乐化”的趋势明显,内容更多关注素人、民生以及文化。

播出24年,是时候与它说再见了?

故像《快本》这样以明星嘉宾和游戏为核心的节目,势必要随之做出调整。还有不容忽视的一点是,自6月来有关部门一直强调要严厉打击“唯流量论”与“饭圈乱象”。

一个普遍的认知是,国内饭圈在形成之初,借鉴的是韩流那套追星模式:前有站姐追行程、接代拍,后有数据女工打投控评、集资应援;

而所谓“流量时代”标志性的开端,则是2014年吴亦凡、鹿晗退出韩国男团EXO回国,与李易峰、杨洋、TFBOYS合称“四大三小”,成为彼时最炙手可热的新星。

而《快本》这一节目,则充当了将偶像输送向广大观众的渠道。从Super Junior到EXO,《快本》的舞台是k-pop团体打入大陆市场的起跑点。在他们圈粉无数的同时,国内的追星文化开始迅速崛起。

播出24年,是时候与它说再见了?

必须承认的是,由于收视高、观众基数大、影响力广,《快本》在某种程度上有“造星”的功能,助推明星走红成为“流量”。比如据媒体报道,2014年TFBOYS首次集体登上《快本》,该期节目不仅拿下收视第一,还让这个偶像组合的百度指数翻了十倍之多。

播出24年,是时候与它说再见了?

除此之外,还有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称,湖南卫视或将对节目主持人在电视台以外的工作实行管控,包括大张伟、王一博这样的“常驻嘉宾”。这或许也是《快本》停播整改的另一层原因。

众所周知,“快乐家族”中的灵魂人物何炅,是《拜托了冰箱》《令人心动的offer》等多部平台综艺的主持人,这可能意味着其将在《快本》与其他网综之间做出取舍。

知名剧评人谭飞近期也在他的脱口秀节目中提到了这一说法:“现在湖南卫视对主持人外派也是有了严格的规定,《火星情报局》的下任局长就不再是做了几年的汪涵了,而是毒舌金星。”

播出24年,是时候与它说再见了?

02 《快本》的内忧外患

在主持人这点上,《快本》还存在另一个争议:停播整改前不久,节目组官宣偶像组合时代少年团的成员丁程鑫加入“快乐家族”,这是“快乐家族”这一主持团队自2006年成立以来首次正式加入第六名固定成员,不同于李浩菲、黄明昊等艺人此前短暂的加盟。

播出24年,是时候与它说再见了?

对丁程鑫这样的上升期爱豆而言,常驻《快本》,等于多了在每周末的黄金时段面向全国观众的曝光机会,粉丝当然是欣然接受,但这却引起了《快本》一些老观众的不解,双方针锋相对,骂战一触即发,直到停播后也没有停息。

播出24年,是时候与它说再见了?

“我不理解。”《快本》忠实观众小伊告诉(化名)记者,没有主持人证的丁程鑫,本身就不具备主持节目的资格,并直言其在节目中的表现也没有令观众感到满意,“三个月限定团期间,观众对丁程鑫的支持率并没有(对)以前的人(李浩菲等)高,我觉得一个20年的经典节目不应该如此草率(就增加主持人)。”

显然,丁程鑫之于《快本》的作用,类似王一博之于《天天向上》,节目组看中的并非丁程鑫的艺能,而是他的人气潜力。在年轻观众们逐渐抛弃电视的当下,请来粉丝基数庞大的艺人常驻,才是拴住收视基本盘的流量密码。

除了固定主持,节目也致力邀请时下热度最高的明星来做嘉宾。从前的快本“谁上谁火”,如今的快本“谁火谁上”——上半年《山河令》《司藤》热播,《快本》反应迅速,马不停蹄请来主演上节目,各种撒糖互动让大批剧粉们磕生磕死,堪称cp售后“yyds”。

播出24年,是时候与它说再见了?

而每期节目的嘉宾人数也有越来越多、越来越杂的倾向,仿佛一场拼盘晚会。营销号运营人员小雅(化名)告诉记者,《快本》每周播出时是否能上热搜,主要取决于当期的艺人嘉宾是谁。而《快本》对流量明星的依赖,也侧面印证了其内容本身正在逐渐失去竞争优势与吸引力。

小伊从2006年开始成为《快本》铁粉,几乎是每期不落地收看,然而从一两年前开始,她却觉得这档节目逐渐变了味。“游戏环节没有以前用心,有些游戏一味追求道具大、体力消耗大,实际并不有趣,看着很苍白。如果要看大跑大跳,大家就去看真人秀了。”

播出24年,是时候与它说再见了?

在小伊看来,《快本》中最精彩的往往不是体力游戏,而是萝卜蹲、谁是卧底这样的反应力、语言游戏,有时甚至不需要玩游戏,光靠主持人与嘉宾之间的对话就足够有趣了。然而《快本》的独特优势却在慢慢消失,反而去借鉴一些户外真人秀节目,比如游戏规则都由导演画外音来说,但“节目本身又不是没有主持人”。

观众小欧(化名)也有类似的感受,她分析道,快乐家族的五个主持人有着很明确的分工:“何老师控场、维嘉抛梗接梗、娜姐带动气氛、昕昕和涛涛照顾嘉宾豁出去玩游戏”,但主持人的功能却在被弱化。

播出24年,是时候与它说再见了?

从轻而易举拿到同时段第一到如今的破1都难,收视的下跌或许是节目内容式微的最直接证明。而主持人又陆续有收粉丝集资礼物、代言暴雷等负面新闻,让内容质量下滑的《快本》频频处于舆论风波之中。

内忧外患之中,或许这档国民综艺确实到了该停下来的时候了。

03 《快本》能否成功自救?

事实上,《快本》在过去的几年里并非没有尝试过改变,从“下一站是我”到“站稳了朋友”,节目组欲注入新鲜血液、培养新生代主持的心思昭然若揭。

播出24年,是时候与它说再见了?

然而,这些特别企划最终在节目中的呈现仅仅是,让新人们作为嘉宾玩游戏时的队友,展现艺能和才华的空间受限,也没有为节目明显增添色彩,收效甚微。

那么,《快本》这一次的全新改版,能够实现自救吗?

在小伊这样的老粉看来,该改版方案是令人失望的,虚拟形象的加入、“养成”等新概念的杂糅,以及主持团队的不确定让《快本》变得“面目全非”。“我爱的节目不是这个样子,如果彻底这样面目全非了,真的找不到看下去的欲望。”

播出24年,是时候与它说再见了?

对于节目新方案中引入虚拟人物形象的做法,某高校新闻传播学院副教授在接受南都娱乐采访时表示,“看了这个介绍,感觉更像是个噱头。AI、人工智能这些年是社会热点,但是能够智能到什么程度,和节目如何结合,这个我是存疑的。”

他解释道,“(节目中加入虚拟形象,)需要非常先进的技术支持,否则就(相当于)是现场弄个立体的动画人物而已,如果和节目的叙事及形式、表达不能够深度结合,就会没有意义。”

播出24年,是时候与它说再见了?

虽然节目改版完成后的播出效果尚未有定论,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快本》作为国民综艺称霸电视荧屏的辉煌历史,终是一去不返了。毕竟,大众文化产品的广泛流行,背后必须有时代的推波助澜。

在那个只有《正大综艺》《综艺大观》的年代,横空出世的《快本》让明星脱下光环,与素人同台玩游戏、争奖品,无疑是大胆新潮的。其所承载的价值内核,是一种让公众人物走下“神坛”、走近群众的娱乐精神,与之呼应的是当下盛行的平民话语。

播出24年,是时候与它说再见了?

在那个娱乐资源匮乏、认知渠道受限的时期,《快本》曾是一批80、90后年轻人认识世界、接触潮流的窗口;

而在信息爆炸的如今,我们显然有了更丰富的“快乐的选择”:把游戏玩得更极致的户外真人秀、深入浅出表达价值观的脱口秀、合家欢又不乏悬念的喜剧竞演节目……

这时,内容上鲜有优势的《快本》则陷入了越发尴尬的境地:无可取代的价值唯剩情怀——当年蔡康永决定停录《康熙来了》的用意便在于此。

播出24年,是时候与它说再见了?

虽然难免遗憾和不舍,但至少《康熙来了》仍然被定格成一代观众记忆中的白月光。如今看来,其在感知创新乏力后及时收官的举措不可谓不明智。

或许,长大后的我们早已不需要《快本》来教我们如何快乐,却终究不舍对承载着时代记忆的它道别。只希望它经历焕新之后,能再次以体面的、富有生命力的样子出现在我们眼前。

  • 发表于 2022-01-14 17:48:06
  • 阅读 ( 10 )

0 条评论

请先 登录 后评论

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