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商机网代理开店创业项目,2014年创业风口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作者 |李水清         编辑 |新苑         一个概念如果能在科技界火起来,往往具有文字简洁、内...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   

  

  作者 |李水清   

  

  编辑 |新苑   

  

  一个概念如果能在科技界火起来,往往具有文字简洁、内涵丰富的特点,具有一定的重塑产业结构的潜力。   

  

  低代码就是这样一个典型的例子。顾名思义,低代码意味着应用程序开发只通过拖放很少或没有代码的模块来实现。   

  

  2021年以来,低代码成为智能产业圈的热词。不仅阿里、腾讯、百度等互联网巨头纷纷开放低代码产品,国内外低代码平台融资也动辄上亿。当你经过机场时,你可以看到一家低代码公司的巨幕广告;在线观看今年的微软Build大会,也可以看到它也花了很多时间讲解低代码平台Power。   

  

  平台,这证明了低代码席卷全球的魅力。   

  

  根据Gartner的最新预测,到2021年,全球低代码开发技术市场将达到138亿美元,比2020年增长22.6%。   

  

  然而与此同时,关于低代码的争议也是此起彼伏。阿里巴巴云总裁张剑锋在这里只是喊低代码会“重塑整个中国软件的格局”;另一方面,低代码是“行业毒瘤”的说法也很猖獗。人们认为,低代码会降低程序员的价值,并使开发应用程序的维护和测试变得困难。   

  

  一方面,“每个人都是程序员”、“每个人都是产品经理”、“丰田卡宾在用它”遍地都是;另一方面,关于“生成一堆狗屎样的代码”、“不方便发现bug”、“企业创新癌症”的噪音层出不穷。   

  

  为什么低代码今年会火?它本身是改变生产力的工具,还是噱头和伪需求并存的“行业毒瘤”?对此,我们进行了深入讨论。   

  

     

  

  低代码平台使开发人员能够通过拖放模块来实现应用程序开发。   

  

  # #一、“低代码之年”来了   

  

  2021年初,科技界刮起了一股“低代码”的风潮,几乎每个软件公司都在谈论“低代码”。   

  

  我们主要看巨人的动作。第一,在年初的2021年钉钉大会上,阿里巴巴云把“易达”低代码开发平台连接到了钉钉上,即在钉钉平台上从事人事、财务、销售等不同工作的“程序小白”也可以用手指开发应用。   

  

     

  

  随后在1月20日,国际制造业巨头西门子旗下的低代码开发平台Mendix宣布正式向中国市场推出其低代码软件快速开发平台。西门子拥有低代码开发平台Mendix,拥有超过15年的低代码平台研发成熟经验,可以说是这个领域的“天花板”。   

  

  一般来说,“低代码”是由研究机构Forrester开发的。   

  

  2014年提出的研究,即一种只需很少或不需要编写代码就能快速开发应用,并能快速配置部署的技术和工具。近年来,低代码平台通常指的是APaaS(应用平台即服务)产品——为开发者提供可视化的应用开发环境,进而实现便捷的应用构建。   

  

  对于低代码,行业领导者忍不住在字里行间给予赞美。   

  

  门迪克斯产品和解决方案营销副总裁尼克   

  

  福特表示:“在极其具有挑战性和困难的情况下,企业可以通过使用低代码开发,在几天甚至一夜之间开发出新的应用程序,从而证明它们的价值。”阿里巴巴云智能总裁张建锋表示:“未来的软件开发一定是碎片化的,低代码开发将是2021年行业的关键词。”   

  

  正如张剑锋所说,2021年几乎是低代码年。就在钉钉6.0发布前后,腾讯云低代码平台微WeDa于3月正式上线;随后,华为云应用魔方AppCube于4月正式商业化;在百度方面,早在2020年10月就推出了爱速度低代码的平台,并大步迈向基于百度AI Cloud。   

  

  战场b。   

  

     

  

  资本方面,低代码也特别受青睐。比如国内SaaS软件厂商黑湖郑智2月宣布完成近5亿元的C轮融资,其低代码任务管理小程序可以极大赋能小型制造企业;无代码开发平台“光流”也在3月获得腾讯数千万元融资。在国外,也有消息称,低代码平台提供商Creatio已获得6800万美元融资。   

  

  低代码市场增长的趋势日益明显。根据Forrester对2021年软件开发的预测,今年将有75%的企业使用低/无代码平台进行软件开发,高于2020年的44%。   

  

  根据Gartner的最新预测,到2021年,全球低代码开发技术市场将达到138亿美元,比2020年增长22.6%。   

  

  ##   

trong>二、行业毒瘤?还是变革生产力的工具?

  

然而,风口上的低代码也面临争议。4月28日,一篇采访软件资讯公司ThoughtWorks中国区CTO徐昊的文章《“行业毒瘤”低代码》引起圈内关注。

  

徐昊痛斥:“使用低代码平台写出来的代码既难以维护,又难以测试,同时它还给行业传递了非常不好的信号,‘程序员的价值是不值钱的’,最终造成的结果就是一些不具备编程专业技能的人,使用极不趁手、效率低下的工具来做写代码的工作。这是非常危险的,这类低代码工具就是行业毒瘤!”

  

徐昊进一步指出,低代码美丽的故事存在逻辑问题:1、低代码平台预设的使用人群永远是初级、入门的人,难以高效;2、需要改变原本的工作模式,暗藏巨大变革成本。3、低代码面向小白用户,帮不到程序员,是伪需求。徐昊说出了一些软件从业者的心声,有咨询界大佬称:“低代码正在以比中台更快的速度在臭大街!”

  

但徐昊的言论也引发一些低代码“信徒”的不平。就在5月1日,低代码平台商明道云创始人任向晖发表文章《低代码不是行业毒瘤,你才是!》与其隔空论战。

  

徐昊称:“相信这位CTO根本没有动手实践过,至少没有全面研究过!”

  

他辩驳道,低代码的对象并不完全是入门小白,而是面向业务流程设计和管理的骨干人员,降低沟通成本。他认为,产业数字化唯一的解决方案就是让信息系统的建设离开对程序员的依赖,让更多的角色可以有效地参与进来,包括行业务专家、运营管理专家、软件产品经理、项目经理和实施专家等。

  

低代码到底是“毒瘤”还是变革生产力的工具?一个具有颠覆旧模式潜力的新事物出现时,它往往伴随着怀疑和争议。

  

## 三、低代码是程序员“玩”出来的,解决两大痛点

  

探讨一个新概念的老规矩,要回答好不好,先看是什么。

  

我们还是要说说,低代码说白了是啥?一位来自智慧教育行业的工程师告诉我们,所谓“低代码”,最开始的雏形是程序员写一些重复的东西写腻了,产品今天想加个请假表,明天加个物质申请表,后天又想统计一下记录啥的。对程序员来说这就是一个个没意思的重复开发工作,所以就想着搞个工具自己玩儿去。慢慢各类这种小工具就多起来了。

  

因此,在这种观点认为,与其说“低代码”是今年火起来的新概念,不如说是开发者们通过在日常工作中的“提效”方式和成果。一位来自MathWorks的业内人士也告诉我们,减少代码不是低代码平台的目的,目的是降低开发门槛,减少不必要的重复工作,提高效率。

  

低代码的大火背后,是企业数字化转型需求增长。在政策、市场Ready的同时,国内市场软件开发的痛点也亟待解决,推动低代码市场壮大。

  

国际制造业巨头西门子发言人梁乃明认为,这源于国内市场软件开发存在两个普遍痛点:

  

> 一是大多企业习惯于把软件开发工作外包给第三方,软件架构陈旧过时;

  

> 二是即便有技术团队,目前的软件开发速度也远远跟不上时代的变化,等到软件开发出来,产品概念可能已经过时。

  

梁乃明解释道,传统的软件开发模式有瀑布式和敏捷式两种,不管是哪种,都离不开从业务部门到技术部门的分段式任务部署和协调沟通。

  

这种传统方式将提需求的业务部门和执行需求的技术部门割裂开来,沟通、执行效率低下,有时候开发出来的产品和业务人员最初的设想相差甚远。

  

而低代码平台提供了一个简单易用的软件开发框架,减少了业务部门和技术部门之间的沟通障碍。

  

这样来看,“低代码使程序员贬值”的问题也迎刃而解。正如一位程序员所说:“低代码会使程序员分化更严重,贬值的是只会写一些简单表单的初级程序员,也就是页面仔。”谈到成本,既然低代码本就是一种程序员和业务人员的日常提效方式,那么一定存在于渐进推行中,也很难成为一比“巨赔”的买卖。

  

## 四、低代码市场仍不成熟,不否认“毒瘤”存在

  

具有如此降本增效的前景,为什么低代码还面临不少非议,甚至被称为“毒瘤”?

  

一位来自智慧教育行业的工程师告诉我们,一些低代码平台确实做的不好,会生成一堆屎一样的代码,找Bug还不方便。同时,有低代码客户透露隐忧,担心低代码平台起初使用问题不大,但之后难以调试的问题凸显出来。

  

有一些低代码平台则看似代码少了,其实并没有简化工作。在真正的编程过程中,有一些逻辑过于复杂,难以做到抽象化、模块化,但是如果模块化程度太低,对于小白来说又不够“友好”。所以,处理好可视化模块的颗粒度,是很多低代码平台的一大挑战。

  

知名低代码开发平台轻流的一位工程师称,低代码目前还是集中在中长尾的需求上,以及随着时间灵活变化的业务场景。

  

低代码的应用场景仍聚焦长尾需求,这从钉钉上低代码开发出的应用就能窥见一二。2021年5月28日,张建锋宣布,三个月后时间里钉钉平台低代码应用新增了近38万个。虽然其中不免居然之家等企业大客户,但我们看到涉及应用大多比较“简单直接”――比如,一个不懂代码的教师需要一个应用,用以统计查寝情况,他只需要按照任务逻辑拖拽模块,最快10分钟就能搭建出一个平台。这样的低代码是有价值的,但同时也非常简单。

  

  

通过阿里“宜搭”平台进行应用程序开发

  

一位正在从事低代码平台开发的工程师告诉我们,当下适合进行低代码开发的应用具有以下几大特征:1、个性化程度不高,技术含量不高;2、重复性工作;3、需要可配置化,变动频繁。来自低代码开发平台易鲸云的开发者认为,低代码正在从表格、表单这样的轻应用场景,向专业应用、流程、集成等核心企业业务场景拓展。

  

可以看到,当下低代码市场还不成熟,一则,市场良莠不齐,做得不好的低代码平台确实难以提效,甚至带来麻烦;二则,即使是目前已经较有影响力的低代码平台仍然能力有限,暂时适合做相对单点、简单的应用,可以说前路漫漫。

  

## 结语:“低代码”靠实力走红

  

在智东西的产业研究历程中,我们很少以热门概念作切入来报道产业。因为概念的噱头往往让具体的东西变得虚无缥缈,这些概念本身也常常涵盖宽泛,难以聚焦。

  

但是,我们本次对“低代码”这样的概念进行解读,以及我们此前对“数字孪生”做过解读,其实是看重了概念之下,真实反映了大面积产业人的工作方式和习惯变迁的切面,而这也孕育着智能产业的趋势。(《扯开“数字孪生城市”面纱!两派争鸣,噱头还是新风口?》)

  

相信无数的开发者都会回忆起那个阳光明媚的午后,自己曾做过一个类似自动化编程平台的玩意。现在,这玩意儿将走进各行各业,且有了一个统一的称呼――低代码。

  

当然,像很多新事物一样,低代码的发展也依然存在质疑声,同时其自身应用场景也依然受限。低代码平台在中国究竟能成为重构中国软件开发格局的变量,还是所谓的“烂尾中台”同流、甚至是毒瘤,我们等待产业的验证。

  

  • 发表于 2022-01-14 17:08:32
  • 阅读 ( 2 )

0 条评论

请先 登录 后评论

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问题